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大吹大擂之人只是虚胖
    步高兴,北方帝都人也,其父是军区要员。因军区跨区调职,步高兴随父亲来到南方这座城市读书。

     正统***圆滑小胖。

     在校门口见到白天后,便搭起话自来熟络了半天。

     “哥们我和你说,不是我吹,能上这所齐北大附中的人都是我国对国家有贡献之士的子嗣。尤其是我们这届,金融大亨之子王智愚、政要之子郝帅、杰出科学家之女王迎萱,全都是公主少爷般的角色,在这么个龙盘虎踞的学校,得低调行事。”

     步高兴咬了口手里的汉堡,一副得意的表情继续说道。

     “但你不用怕,有我帝都步少爷在,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趴着,怎么样小兄弟,交了我这个朋友,有我一口吃的,绝少不了你一口。”

     很明显,步高兴这是刚开学就想收几个小弟为他打杂,有他一口吃的,绝不少小弟们一口汤喝。

     白天听完心里暗笑,虽说与世事隔绝很久,步胖子的言中之意也听了个明白。

     连名字都没问便称兄道弟许诺好处,这不是闭着眼随便找跑腿的和炮灰是什么?

     “步高兴同学,既然这学校龙盘虎踞,那我还是低调处事安心上学就好,要迟到了,回见。”

     说完便快步甩开了步高兴。

     现世第三课:对自己大吹大擂之人只是虚胖。

     刚开学便想收小弟,这不是对自己毫无信心么。怕刚入学就被揍吗?

     甩开步胖子,白天走进教学楼,顺着楼层告示板找到了5楼高一二班,他们班教室。

     此时教室里已稀稀落落坐着有半数同学,正在聊天的却不多,多数在把玩着手机或者无聊地看着窗外。

     开学第一天,互相不认识,在这个被网络束缚的时代人类面对面交际能力似乎弱化太多,主动去搭话认识别人的勇士已经寥寥无几,除非是步胖子那样抱有别样目的的人。

     白天随意找个位子坐下,也无聊打量着这群即将和他共处三年的同学们。

     侦查学。

     或许习惯了学园都市的学习生活,或者说对自己脑内知识更新的忧虑,白天不自觉地观察着同学们,想获取更多外部信息,顺便——研究现在的社会人类。

     待在学园都市的实验者们,都是有无数知识量的人,定义为“机械人”也不为过。行为以最安全,最高效的准则行动,标准的礼仪模式,最节能合理的衣食住行,执行任务会搜索最简洁有效的流程方法去完成。

     总的来说就是——出现问题,分析解决步骤,脑内搜索各步骤行动资料,按照资料做出行动解决问题。

     完全不用思考,只用调取脑内资料行动。程序般的生活。

     这样来说的话,白天完全不明白教室门口那三位同学是基于解决什么问题而行动的。

     时间将至八点,教室里已座无虚席,而教室门口三位同学看了看教室里人都来的差不多了,便把门虚掩起来,把门框和门之间夹了块黑板擦。

     恶作剧——故意与他人开玩笑、戏耍、互相捉弄的行为。恶作剧最基本的形式即是故意使他人陷入窘境,并在旁观赏他人尴尬、吃惊、惶恐等等寻常难以得见的情绪表现,借此得到乐趣。

     此中的乐趣如何得到?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窘迫之上的乐趣,白天嗤之以鼻。在学园都市时的人生导师绉幽王曾教导过:“获得强大的能力和知识后,首先要学会的不是去应用,而是贯彻道德和正义。”

     这样想着,白天起身朝门口走去。

     “三位同学,这样做是不对的,尊敬老师,虚心学习知识才是学生的本分。”

     “哦?同学你可知道……”

     其中一位长头发少年轻蔑地着看白天。

     “我们这位班主任号称全齐大附中最装逼教师,做什么都很拽的样子,你不想看他出丑一次吗?”

     长头发旁边的眼镜正太也附和道:“同学,看来初中你没在这上学,听说若风老师曾创下一场考试抓34个作弊同学的记录,这种古板刻薄的老师就该给点教训。”

     “莫非你也想尝尝黑板擦的滋味?锄强扶弱可以,但多管闲事就不好了。”最后一位肌肉壮汉同学说完刻意地鼓起手臂上的壮实肌肉。

     “呃……好吧,你们继续。”

     白天说完转身回到自己位子上,嘟哝了句“似乎真是多管闲事了。”

     白天回到座位没多久,教室门便“吱呀”一声打开,全班瞬间安静下来,似乎都在屏住呼吸观看这出闹剧。

     夹在门上的黑板擦符合逻辑地开始自由落体运动,成为全班视线焦点的黑板擦似乎下落的很欢快,可没等它过瘾,便被一只手接住。

     “郝帅同学,放水桶的话效果似乎会好一点。”

     身材瘦弱,卫衣牛仔裤打扮,长方形细边框眼镜下是一双懒散死鱼眼,头发略微凌乱,貌似和班主任形象搭不上一点边而更像宅男大学生的人,便是高一三班的班主任若风老师。

     随手将黑板擦不偏不倚地扔中郝帅目瞪口呆的脸上,若风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若风,希望能和你们愉快的度过高中三年。”

     对于这位若风班主任,白天早就见到了,他就是白天刚进教室的时候懒懒散散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虽衣着打扮很学生化,可时不时看手表、观察着其他人轻笑,以及过一会便要揉揉的右臂肩周炎暴露了他的老师身份。白天去劝阻郝帅三人也是希望他们悬崖勒马,班主任在后面看着呢。

     今天开学第一天并不用上课,简短地介绍一下学校设施分布后班主任便召集同学去操场集中准备进行开学典礼。

     虽然有些小插曲,但貌似是个平淡的开学,就连白天也没料到的是一系列严密的计划正在行动。

     “都布置好了吗?”

     学校最高教学楼的顶楼阳台,一位戴着兜帽的男人对着对讲机问道,声音透出些许稚嫩。

     “报告老大,安装就绪,不过用C4会不会动静太大了?”

     “今天开学典礼所有人都集中在操场,只要无人伤亡,掀个房顶还不是个小事?”

     兜帽男轻蔑地嗤笑了一声。

     “学校——必定是被世界淘汰之物,未来的人类只用不断思考和探索就行了,一辈子只用来学习前人所留下的遗物真是愚蠢至极。”

     “报告老大,废旧礼堂没有可用电源。”

     兜帽男一皱眉:“不会去买个扩音器吗?!这次行动的核心是宣扬无脑社教义,你个废物快去准备!”

     看着楼下熙熙攘攘向操场集中的学生,他自言自语地大笑起来。

     “真是群愚蠢未开化的瓮中之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