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智商欠费卢姜作死单骑入曹营 心机爆表庞统组队忽悠曹孟德
    “大都督,现下大敌当前,我东吴与江夏结成孙刘联盟更抗曹操。大都督不思退敌之策,却屡次谋害盟友,非智者所为。”鲁肃一脸正气,对周瑜说道。

     “我意已决,子敬无须多言。”周瑜说完,甩开鲁肃拽着他的手,走向不远处卢姜的帐篷。

     “大都督深夜来此,有何要事?”卢姜见周瑜来访,不知所以。

     “正明先生,曹操势大,拥兵百万,我东吴与江夏合兵一处,尚不足十万人马,如何与之争锋?瑜苦思良久,终得一计,可破曹军,只是...哎,无可用之人啊。”周瑜说道。

     卢姜看着周瑜欲语还休、犹犹豫豫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没好事,便问道:“敢问都督有何谋算。”

     周瑜说道:“而今我与曹操隔江相望,前番彼之蒋干到我营寨,虽被我等施反间计除了蔡瑁、张允二人。只是我军虚实却也被其掌握。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今彼知我,而我不知彼,如何退曹?瑜本欲遣一精明聪慧之人前往曹营打探虚实。又恐被曹贼看破。思来想去,我军之中唯有先生未曾与曹军照面,只是先生乃......罢了,此事不提也罢。瑜再思良策吧。告辞。”

     卢姜听了周瑜所言,犹豫不决。周瑜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想让他去曹营卧底,打探虚实。说不定还有借曹操之手杀自己的目的。可是心理明白,不代表就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自从穿越到三国以来,卢姜可谓顺风顺水。与诸葛亮一同加入刘备麾下,立招贤馆,降张燕,杀夏侯惇,擒于禁、李典,火烧新野,水淹曹仁,偷袭江陵,除了长坂坡的意外,几乎可算是神机妙算、谋事皆成。刘备对他言听计从,诸葛亮与他良师益友,赵云是他大舅哥...呃..未来的大舅哥。前番又出使东吴,舌战群儒,扬名江东。到如今早已是信心爆表,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如今,三国时期的三位枭雄已见识了两位,只剩下曹操曹孟德了。他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是不是与历史上一样呢?转念想想自己从穿越到现在,确实没有在曹军面前露过面,哪怕长坂坡之时,也是低着头趴在马背上,未曾有人识得面目。便答应去曹营打探虚实。

     自信心的膨胀让卢姜忽视了此行的危险程度,与周瑜商量了如何联络,便往曹营而去。

     曹军大营。

     “丞相,辕门外有一人自称卢姜卢正明,欲求见丞相。”斥候来报。

     曹操闻言,呆坐半晌,问程昱道:“此人莫不是刘备的军师卢姜?火烧新野,于江东舌辩群儒之卢姜?”

     程昱答:“刘备的军师确实唤作卢姜卢正明。”曹操闻言,目瞪口呆,自言自语道:“此人莫不是疯了?我正与刘大耳交战,他来此作甚?莫非有诈?”思索了一阵,迷惑不解,令军士引来相见。

     卢姜信心满满的在辕门外站了半晌,也不见曹操迎接,越等越是害怕起来,好端端的躲在三江口大营之中,脑子进水了怎么想到跑到曹营里当卧底?真当曹操是傻子吗?这许久了,也不见人来,莫不是知道我身份了?

     正胡思乱想间,有军士出辕门说道:“这位先生,我家丞相有请,随我来吧。”卢姜闻言,揉了把脸,跟着曹军侍卫步入辕门。一边走着,一边四处观望。曹营很大,从辕门至大帐约莫有三四里,等到卢姜行至大帐,曹操麾下诸将已在帅帐落座。

     卢姜昂首步入大帐,站在中央,环视曹军诸将,卢姜对着主位上一个黑脸的中年大叔拱了拱手,言道:“久闻曹丞相威名,今日,姜特来相见,冒昧之处,望丞相不怪。”

     曹操闻言,说道:“我知你乃刘玄德军师,前番火烧新野的卢姜是也。”敢情曹操还不知道自己麾下大将兼堂兄弟夏侯悙是卢姜杀的。

     卢姜一听曹操知道自己,心道坏了,这不是送上门来了么。这回算是作死作到家了。大脑疯狂运转,嘴上却答道:“丞相英明,正是在下。”

     曹操闻言,起身从主位走下来,绕着卢姜转了一圈,说道:“汝不惜死乎?”卢姜呵呵一笑,说道:“丞相说笑了,谁人不怕死?只是姜乃一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今日孤身来此,丞相若杀我,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曹操闻言,心道此人当真胆大包天,只是不知他来此何意?莫非欲要投奔于我?

     卢姜见曹操不答,便继续说道:“丞相勿要多疑,姜乃是投奔丞相而来。”

     曹操听卢姜说前来投奔,心中嘀咕:“莫不是诈降?”

     卢姜见曹操又不答话,心中越发慌张。就在此时,有斥候来报,言辕门外有人自称庞统求见。曹操听到斥候来报,大喜,说道:“世人传言,卧龙凤雏得其一,可安天下。可惜诸葛孔明屈居刘备。如今凤雏既来,我当亲往迎接,诸将随我同去。”说罢,也不理卢姜,自顾领着诸将往辕门而去。

     卢姜心里那个悔啊。心道这回算是玩完了。仗着熟知三国,剽窃了孔明的火烧新野就知不道姓什么了。如今自投罗网,也不知曹操会怎么对付自己。要想想办法,不能就这么放弃啊。

     卢姜在空荡荡的大帐之中想了想,便带着龙治转身出了帅帐,直奔辕门,寻曹操去也。

     曹操率众文武迎接庞统,言道:“凤雏先生,操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得相见,大慰平生,先生且随我去大帐,先摆下酒宴,为先生接风洗尘。”

     庞统约三十余岁,黑黑胖胖,相貌无奇,闻曹操所言,也不回答,拱了拱手算是行礼了,便跟着曹操直奔大帐而来。恰巧与卢姜在门口遇见,对曹操问道:“丞相,这位是?”

     曹操见卢姜出了大帐,甚为不喜,见庞统出言相询,便说道:“他是卢姜卢正明,乃刘备麾下军师,其此时来我军营,必不怀好意,我正欲杀之。”

     庞统闻言,惊讶道:“此人莫非火烧新野,舌辩群儒之卢姜?此人有大才,丞相不可擅杀。”此时卢姜已来到近前,听闻庞统所言,感激万分,差点哭出来。

     曹操见庞统推崇卢姜,便暂时按下杀心,引着庞统、卢姜与麾下众文武进入大帐,各自落座。吩咐摆宴席,献歌舞。

     庞士元很能喝,起码当卢姜醉醺醺的时候,他看上去却毫无醉意。曹操与庞统相谈甚欢,天南海北、政事、军事无所不谈。酒喝得差不多了,曹操开口问道:“凤雏先生,操麾下将士皆是北人,不习水战。虽日夜操练,仍不得其法。如之奈何。”

     庞统答道:“今有大贤,才智谋略十倍于我,丞相何不问之?”说罢,对着已经趴在案上打着呼噜的卢姜指了指。卢姜喝醉了,当酒宴摆上的时候,他就在一边想办法脱身,一边跟着众人喝酒,不知不觉便喝多了。这厮上回喝醉推到了赵云之妹赵恬,这次又会惹出什么事来?

     却说曹操听到庞统所言,满脸不可置信,问道:“凤雏先生当知,此人乃是刘玄德麾下,如何能诚心献计于我?”

     庞统言道:“丞相且试言之,看他所献何谋,再下定论。”曹操闻言,吩咐左右将卢姜摇醒,问道:“正明先生,你弃刘备而投我,可有良策献上?”

     卢姜迷迷糊糊坐起来,顺着侍卫指引看向曹操。见他问计,说道:“丞相所忧,乃水战之法,青、徐之兵虽勇,却不习水战。大江之上,风起浪涌,波涛滚滚,战船摇晃颠簸,士卒站立尚且不稳,何况厮杀?”说完顿了一顿,语出惊人道:“我有一法,可解丞相之忧。令北方士卒一日内习得水战之妙。”

     曹操闻言大喜,言道:“计将安出!”

     卢姜答:“丞相可令人锻造铁链、铜环,将铜环钉入战船首尾。命战船三十艘为一排,以铁链绕铜环锁之。另在船上铺设木板。如此,任你风浪滔天,战船亦安稳无比,休说步卒站立、厮杀,便是骑兵驾马往来,也无大碍。”言罢,见曹操欲言又止,便继续说道:“丞相若是怕周瑜施火攻,可随我来。”说罢,就起身摇摇晃晃往帐外行去。庞统与曹操闻言,跟随卢姜除了帐门。此时天色已暗,营帐四周的侍卫皆手持火把以为照明。卢姜出得们来,径直走到一名侍卫身前,伸手拿来火把,转身递给曹操,说道:“如今我在南,而丞相在北,丞相且烧我一试。”

     “不必了,先生大才,如今弃暗投明,操如虎添翼。先生已醉,且先回营帐休息。今日,吾怠慢了先生,待明日,操再设宴为先生赔罪”曹操接过火把的一瞬间,便明白了。此时乃隆冬之际,只有西北风,如果周瑜从南面放火来烧,岂不是先烧了自己?心中后怕,差点杀了贤才。便如此说道。

     卢姜闻言,松了口气,这关总算过了。只是等明日曹操问起,因何弃刘而降曹,该如何作答?想着心事,跟着一名曹军士卒,走向安排给自己的营帐。

     刚坐下不久,庞统就来了。二人叙话完毕,卢姜才知庞统乃是得周瑜之令,前来相助。原来,周瑜设计欲假借曹操之手,杀了卢姜,因此便以言语相激,让卢姜前去曹营勘查虚实。只是卢姜方走,诸葛亮又至,与周瑜上演了掌心书火之默契,便言道“若是正明在此,亦当手书火字”,周瑜不敢言借刀杀人之事,只推脱卢姜有秘密任务,此时不在军营之中。却被诸葛孔明看破,言辞之中有威胁之意。周瑜无奈,只得暗地里请庞统相助。诸葛亮返回江夏后,亦遣人送书信于庞统,具言欲以火攻退曹军,请庞统献连环计于曹操。庞统先见周瑜,又见孔明书信,便在来曹营之前,先往江夏言卢姜身在曹营之事。诸葛亮听闻此事,大惊之下,急忙与庞统谋算,如何救卢姜脱困......

     “正明兄,你与孔明默契非凡,我来之前,孔明曾言:“正明有经天纬地之能,士元兄且在曹操面前善言之,待曹操问计,让正明回答,则可活命矣。”如今看来,果真如孔明所料。”

     “姜谢过士元兄救命大恩,只是,仍有一事还请兄教我。”卢姜说道。

     庞统闻言,笑道:“可是脱身之法?”卢姜点点头。

     庞统说道:“正明兄,何不以回江夏劝降长坂坡之猛将为由?”

     卢姜闻言,恍然大悟,问道:“士元兄今后欲归何处?”

     庞统答道:“既来救你,自然往江夏归去。”言罢,出营帐,往江夏奔去。

     次日,三江口水寨。

     “子敬,速回吴郡,将此书信呈与主公。”周瑜道。

     周瑜害卢姜不成,又要出什么诡计?卢姜吩咐龙治提前备好“草船借箭”的道具又能否派上用场?不一样的赤壁之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