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刘表薨蔡氏秘不发丧 情浓处卢姜酒后乱性
    卢姜身穿文士长袍安坐在马背上,挥了一下手臂,下令道:“列阵!”

     “吼!”一百名精挑细选的骑士齐声呐喊,气势惊人,摆出了一个利于冲锋的锋矢阵。

     “哼,装腔作势,二郎们,给我一鼓作气干掉他们!”张飞面露不屑之色。

     两支骑兵分立演武场两侧,相聚约六百米。传令官大喊一声:“比斗开始!”

     两军几乎同时催马前进。

     “杀啊!!”这是张飞的百人队。

     “挺枪!”

     “吼!”这是卢姜的百人队。

     两支队伍最明显的区别就是一队阵型杂乱,骑术精湛的跑在前面,技艺生疏的落在后面,喊杀声也不甚整齐。而另一队则阵型紧凑,士兵之间互相配合,保持着阵型,同时冲锋,随着百骑中一名骑士的下令,齐齐平端起包裹着一端的木棍,齐吼一声,便沉默不语。冲锋在前。当然,还有战马鬃毛的区别。

     结局是肯定的,杂乱无章、各自为战的队伍遇上了队列整齐,互相配合的军队,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仅仅一个冲锋,两队人马交错而过,一队马过去了,人留下了;另一队却几乎没有骑士落马。

     张飞睁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卢姜微微一笑,道:“三将军,这回可服气了?”

     “服气了,服气了,以后俺老张再不敢招惹干军师这活的人了。”

     不提活宝张飞逗的众人大笑。只说荆州的土皇帝,刘表病入膏肓,躺在病床上,回忆着自己的一生,也算是波澜壮阔,轰轰烈烈了。只是大汉朝如今风雨飘摇,自己却无能为力了。

     刘表死了。在卢姜与张飞比斗的时候。第一个知道的人是刘表的贴身婢女,她慌慌张张的跑去告诉主母蔡夫人:“夫人,夫人,老爷他.....薨了!”

     当蔡夫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第一个想法便是立自己的儿子刘琮继位。第二个念头,便是快去找自己的弟弟蔡瑁做主心骨。姐弟俩密谋,将刘表之死隐瞒下来,秘不发丧,暗中召集亲信,立次子刘琮为荆州之主。听闻曹操久欲南下荆州,又怕刘琦、刘备知晓此事兴兵问罪,便欲献荆州于曹操,一为保命,二来,也可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刘琦身为刘表嫡长子,虽然才疏学浅,智商平庸,但是在襄阳州牧府中也有几名亲信。否则又如何能在蔡氏的迫害下保得性命?亲信虽然不知道刘表已死,但是自家老爷病重却还是知道的。偷偷告诉公子刘琦。老爷病重,可速来探望。

     刘琦听闻父亲病重,恐命不久矣,便快马加鞭赶回,欲见父亲最后一面。

     襄阳城州牧府,几名侍卫顶盔戴甲,手持长戈,守卫在门前。刘琦抬头看了看。快步走上阶梯,正欲进门。

     “站住!”一名守卫拦下刘琦说道。

     “父亲病重,我从江夏星夜赶回,请让我进去吧”有道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这失了宠的公子,又能比“落地的凤凰”强到哪去?这州牧府早已是蔡夫人的天下,自己想要看望父亲,还要向侍卫行礼,唉......

     侍卫刚要回话,从门内走出一人说道:“主公有言,让琦公子好生防守江夏,不必担忧家中之事,公子为何私自返家?”说话之人正是蔡瑁。

     刘琦见蔡瑁阻拦,心知不妙,急急的说道:“父亲病重,天大的事也没有此事重要啊。”一边说着,一边就往门里闯。那些侍卫都是蔡夫人的属下,如何能让刘琦进得门来?见刘琦想要硬闯,便持戈抵住刘琦。

     蔡瑁暗暗一笑,说道:“奉主公之命,任何人不得入府。哼,公子擅离职守,致使江夏空虚,倘若江东兵临城下,可如何是好?请公子速速赶回江夏防守。莫要让东吴孙氏坏了主公基业。”

     刘琦见不得而入,大恨蔡瑁。最后看了眼州牧府,骑上马,返回江夏去了。

     蔡瑁在门后偷偷看到刘琦策马离去,呵呵一笑,便去寻自己的二姐蔡氏商议大事去也。

     三日后,襄阳州牧府议事厅。刘琮端坐在主位之上,荆州众文武站列大殿两旁。

     “我父弃世,我兄现在江夏,更有叔父玄德在新野,尔等私自立我为主,倘若我兄和玄德叔父兴兵问罪,我该如何解释?”刘琮虽是蔡氏之子,却不像他母亲那般歹毒。自古立长不立幼,兄长刘琦乃是长子,又是嫡出,舅舅蔡瑁和母亲蔡夫人召集这些臣子私自立自己为荆州之主,又无父亲遗书,如何能名正言顺?

     “公子问的好!主公既薨,应急发哀书至江夏,请大公子刘琦速回襄阳奔丧,并掌管荆州事务。再另请刘玄德相助,北抗曹操,南拒孙权,当可保荆州无恙,此乃万完全之策,请琮公子从之。”刘表生前的幕僚李硅出言谏道。

     “大胆李硅,竟敢逆主公遗言!”蔡瑁听到李硅欲立长,便大声呵斥道。

     “尔等身为主公之臣,主公刚去,你们就内外勾结合谋废长立幼!眼看荆襄九郡毁于你蔡氏之手,主公英灵不远,必会找你们算账!”李硅破口大骂,蔡瑁恼羞成怒,遂令侍卫推出斩首。

     大殿之内,安静异常。本来有想仗义执言之人眼看李硅的下场。心惊胆寒,便沉默不语。

     剻越见无人敢说话,便目视蔡瑁,见蔡瑁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顿时心领神会,走出队列,谏言道:“主公,曹操久欲得荆州,如若派人至江夏、新野报丧,大公子与那刘备兴兵问罪,则荆襄危矣。我有一策,可保荆州百姓无恙,又可保主公名爵。”

     “有何妙计,请快快说罢。”刘琮终究尚未能及冠,见舅舅蔡瑁一言不合便砍人脑袋,已经吓坏了。

     “将荆襄九郡,献与曹操,曹丞相必然会善待主公。”

     “此是何言?我既继承父亲基业,岂可送与他人?若如此。我父亲九泉之下......”刘琮话未说完,便被蔡瑁打断,只见舅舅一挥衣袖,吩咐众人退下。只独独留下了剻越。

     剻越见众人已经离开大殿,扭头看了看蔡瑁,对刘琮说道:“主公自比曹公如何?”

     刘琮答:“不如也。”

     “曹公兵多将勇,足智多谋,擒吕布,灭袁绍、逐刘备,当世无人能比。如今曹丞相奉天子已令不臣,如若以天子之名南下荆州,主公如何抵挡?”剻越说道。

     刘琮看了看立在一旁的舅舅蔡瑁,又看了看眼前谏言的剻越。明白了二人之间已有合谋。便不再说话。

     蔡瑁见状,走出门外,唤来一个文官打扮之人,吩咐道:“宋忠,你且撰写降表,前往许都献给曹丞相。切不可走漏风声。”宋忠领命,自去了。

     这宋忠虽名忠,又是荆州大儒,却不办人事。与蔡瑁、张允、剻越等人合谋,如此简单便把老主公的基业送给了曹操。

     蔡氏贩卖旧主基业已换取晋身之资这等背信弃义的腌臜之事暂且不表。说说卢姜与张飞之间的关系终于缓和了下来。

     比斗输了,张飞却并不恼怒,反而对卢姜心悦诚服,尊敬有加。

     “来来来,正明军师,再满饮此爵!飞,先干为敬!”张飞的府邸中,卢姜正在与张飞喝酒。

     “三将军,好...好酒量,姜虽是个文官,却也是个七尺男儿,今日就与三将军喝个痛快!”卢姜大着舌头说道。这年代的酒虽然因为酿酒工艺的缘故,酒精度数很低,但是也经不住张飞这等酒鬼的猛灌。

     “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军师果然与俺老张有缘!这饮酒的架势,与我如同一般。”张飞也喝了不少,但是尚且清醒,心里念叨着,军师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该问问练兵之事了。再不问,他可就醉倒了。便套着近乎。

     “老张啊,你这话可不对味儿了。哥哥我的性取向可正常的很,你个五大三粗的丑汉,老子可没兴趣。别说是你,就算你有妹子女儿啥的...嗝...我也不会有兴趣,看看你长的模样,就知...嗝..就知道你家女眷长什么模样了。换成诸葛亮和赵云还....还差不多....”卢姜是真喝大了。打着酒嗝把前世的语气都喷出来了。

     “......军师啊,你可是想女人了?要不俺老张给你做个媒?”卢姜喝大了,张飞可还没醉呢。想想卢姜血气方刚的年纪,再想想这段日子他老往赵云的妹子那里跑,心里顿时如明镜儿一般。

     “别闹了,你个大老爷们能给我做什么媒?”卢姜一脸的嫌弃。

     “俺老张是黑了点、丑了点,可俺眼光可是有的,你看看俺的婆娘多俊,那可是大家闺秀。给你做个媒还不简单?”张飞这脾气,听了这话要是能忍了,那就不会屡屡中诸葛亮的激将之法了。对卢姜附耳说道:“嘿嘿,诸葛孔明也是军师,我可不敢招惹他,但是子龙与我兄弟三人情同手足,我若去说媒,必然会成!何况军师你年轻有为,又相貌堂堂,赵云的妹子也是温良淑婉,善解人意。你俩可是天作之合。我子龙贤弟定会欣然赞同。”

     卢姜一听张飞提起赵恬,顿时就清醒了不少,明日清晨,赵恬就要跟着简雍率领的家眷大部队去江夏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前些日子与赵恬约好今日为她送行,却因比斗之事忘了,现在已是亥时,再不去,估计人家就休息了。耳朵里听着张飞称愿意说媒,就急忙满口答应,言道事成之后必有重谢。便匆匆忙忙离开张飞府邸,奔向赵云家。

     来到赵云家门口,见院门紧闭,上去敲了敲,没人应。这可怎么办?拍了拍晕乎乎的脑袋,骂道:“瞧我这记性。”心里却是想起,原来赵云与诸葛亮主持收编、训练曹军俘虏一事,最近都是吃住在军营,极少回城的。看看还没人应。心道:“顾不了这许多了,先翻墙进去再说,男子汉大丈夫,说好的送行可不能不算数。”晃晃悠悠的走到后院墙边,颤颤巍巍的爬上去。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跨坐在墙头,可惜微风吹来,只觉头昏脑涨,一头栽倒在院墙之中。

     “小姐,有人翻墙进府了!我去衙门喊人捉贼,您躲在房中,千万不要出来啊。”赵恬的侍女路过院墙,正好看到卢姜栽下墙头的一幕,黑暗之中看不真切,只当是个梁上君子,便跑到赵恬闺房叮嘱一声。

     “莫急,且引我前去一观究竟,免得万一看错了,让县尉大人白跑一趟。”说着便与侍女一同前去查看究竟。

     卢姜栽下墙头,摔了个四仰八叉,费了很大的劲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趁着月光径直往赵恬住所行去。

     “呀,正明先生,你如何会在这里?”赵恬眼尖,早早的便发现了卢姜。

     “赵姑娘,你明日便要出发去江夏了。曹操不日就要南下。我军与曹贼必然会有一战,我身为军师,不能擅离。只怕这场战争旷日持久,不知何日才能与姑娘再见,今日特来为小姐送行。”卢姜一脸的离愁相思之苦。

     “哼,什么今日,这都今夜了,先生半夜趁我家主人不在,翻墙闯入内院,肯定不怀好意,还说什么送行,真是不要脸。”赵恬的身边的侍女可不管什么军师不军师,这府邸中,赵云最大,赵云不在,便是小姐最大,这登徒子深更半夜有门不走,反而翻墙进来,肯定不怀好意。

     “便是不怀好意又如何!我未婚,她未嫁,我与你主人说话,哪容得你在此胡言乱语!”卢姜毕竟喝大了,什么话也敢说得出口。

     “小花儿不可无礼,你且去厨房热些酒菜送我房中。”赵恬经过这些日子与卢姜相处,早已经暗生情愫,想想明日就要离开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便想与他共饮一杯酒水,权且当做辞行了。

     这是卢姜第一次进到赵恬的闺房,她的闺房别具一格,与这个年代的卧室毫不相同,倒像是前世的模样。一张方桌靠在墙边,两把带着靠背的椅子分开两旁,一张红色圆形大床与方桌相对,贴在另一面墙边,大床的正上方挂着一席红彤彤的纱帐,圆床的侧边立着一架衣柜。这屋内的家具摆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复古的情趣酒店房间呢。

     卢姜与赵恬分坐在两张椅子上,吃着小菜,喝着细酒,说着情话。微亮的烛光照在美人的脸上,更显得娇艳欲滴,让卢姜不禁看的痴了。

     “先生为何这样看着我...”赵恬又怎能不知卢姜的心意?女为悦己者容,见卢姜痴痴的看着自己,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害羞。

     “你真美...就想一个明星一样......”卢姜醉了,酒醉,心更醉。

     “我一个娇弱女子,如何能与星辰比肩?只怕在先生心里,不如那个于你有恩,能赠你两万强军的张环姑娘。”赵恬不是此明星非彼明星。

     “这如何能比?我对张环并无男女之情,对你...我...我孤苦伶仃,无父无母,又无家财万贯、锦衣玉食,如何配得上你?唉...不说也罢。”卢姜见赵恬顾影自怜,更显较弱,让人忍不住想保护她。但是卢姜虽然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方诸侯军师,只是心理却还是前世的屌丝宅男一般,如此温婉的女子,前世只能远观,连说句话都是奢望,更何谈像现在一样,能聊聊情话?

     赵恬低下美丽的脸庞,欲言又止说道:“先生不要妄自菲薄。其...”赵恬见已经互表心意,卢姜却又自卑起来,便想要主动些,又拗不过女儿家的矜持。

     “咕咚咕咚.....”卢姜心里苦闷,抱起身边酒壶,一阵牛饮,将剩下小半壶的细酒一饮而尽。叹了口气,放下酒壶,闭目仰头,眼泪还是慢慢滑下。

     “恬儿,我愿请张飞为我俩做媒,请主公为我向你哥哥赵云提亲,请诸葛孔明为我俩做证婚人,你可愿意嫁我?”卢姜终于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赵恬低着脑袋,默不作声,只是肩头微微耸动。

     “呵呵呵呵...姑娘既然不愿,姜告辞了。祝你明日启程,一路平安。”卢姜说罢,便起身往门外走去,只是刚刚的牛饮让醉意更浓,已是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如踩在棉花上一般。

     “不要走...”赵恬泪流满面从背后抱住卢姜说道:“你说的如此露骨,让我一个女子如何回答。你这狠心的人,真要弃我而去吗?”

     卢姜感受着美人的心意,转过身,与赵恬相对而拥。只是抱着抱着却不似之前的幸福感觉了。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也是,卢姜血气方刚,如此玲珑有致、温香如玉的女子身躯搂在怀中,又岂能没有反应?赵恬也感觉到不对,想要挣脱,却又怕伤了情郎脆弱的心,便心道:“既然已经钟情于他,就由他去吧...”

     卢姜拦腰抱起娇躯越来越热的赵恬,缓缓向圆床走去...

     远处飘来的云朵遮蔽了天空,让躲在天上偷窥的星辰不能如愿。

     一夜无话。

     清晨,赵府,一辆马车停在门外,马夫无聊的轻甩手中的细长鞭子,不远处一位身穿劲装的年经将军与自家主人正在说话。马夫跳下马车,走到车厢边,从车底端出一个垫脚的“车凳”摆在一边,扭头看看赵府大门,见那年轻将军已经走进去了。

     “恬妹,为兄回来了,快收拾好行李,简雍先生已在门外等着了......”